食品商务网 > 进口食品 > 硅谷封面|谁说谷歌没创新?它的这款APP四年用户做到10个亿

硅谷封面|谁说谷歌没创新?它的这款APP四年用户做到10个亿

湖北省恩施市 2020-03-10 09:34:39

导读:本文是由湖北省恩施市网友投稿,经过编辑发布关于"硅谷封面|谁说谷歌没创新?它的这款APP四年用户做到10个亿"的内容介绍。

划重点

  • 1谷歌已经有八款应用的用户超过10亿人,最近其照片管理应用Google Photos成为实现这个里程碑的第九款“超级应用”。
  • 2Google Photos曾是谷歌社交网络Google+的衍生产品,比其他存储、组织和分享照片的工具晚了很多年,但在谷歌AI、搜索和云存储等技术的帮助下却后来居上。
  • 3Google Photos没有谷歌传统以数据为核心的商业模式,但它有两个收入来源:用户可以为额外存储或打印相册支付费用。
  • 4任何忠实的Google Photos用户都将被更深入地吸引到谷歌的生态系统中,这对该公司本身来说是个巨大福音,有助于其推出Nest Home Max智能屏幕等产品。

硅谷封面|谁说谷歌没创新?它的这款APP四年用户做到10个亿

(本文约5500字,阅读全文大约需要6分钟)

【编者按】在痴迷于规模的科技行业中,没有什么比打造能触及10亿用户的产品更让人感到兴奋的事情了。而且没有哪家公司比谷歌更频繁地实现这样的目标,该公司已经有八款产品达到了这个令人羡慕的里程碑,包括Android、Chrome、Gmail、Google Drive、Google Maps、Google Play、YouTube以及同名搜索引擎。现在,谷歌迎来了第九个“超级应用”,即照片管理应用Google Photos,其用户在短短4年就突破了10亿人这个门槛儿。有鉴于此,谁能说谷歌的创新基因已经消融?

以下为文章正文:

实际上,早在今年夏初,也就是在2015年5月谷歌IO开发者大会上首次亮相四年之后,Google Photos就已经实现这个目标。与之相比,Gmail花了十几年的时间才吸引到10亿用户,Facebook和Instagram各用了八年左右。这使得Google Photos的增长不仅令人印象深刻,而且显得异常迅速。

这款应用肯定有些对它有利的因素。Google Photos预装在安卓手机上,这种强大的生态系统可以让它出现在大量新用户面前。Google Photos也可以在网络上使用,作为谷歌最好的iPhone和iPad应用程序之一。而且它提供了无限的免费存储空间,只要你同意使用谷歌的优化算法来压缩你的照片和视频,这使它成为网络上最诱人的免费赠品之一。

硅谷封面|谁说谷歌没创新?它的这款APP四年用户做到10个亿图:领导Google Photos创作的谷歌副总裁阿尼尔・萨巴瓦尔(Anil Sabharwal)

尽管如此,Google Photos的成功并不是注定的。这款应用是谷歌社交网络Google+的衍生产品,Google+曾致力于与Facebook争夺霸主地位。最初推出时,Google Photos比其他存储、组织和分享照片的工具晚了很多年。谷歌甚至还有另一个自己的工具Picasa,它在2004年Flickr起飞的同时收购了Picasa。即使是现在,Google Photos通常也不是安卓手机上默认的照片应用程序:例如,三星的Galaxy机型强调他们自己的Gallery照片应用程序。

领导Google Photos创作的谷歌副总裁阿尼尔・萨巴瓦尔(Anil Sabharwal)认为,它的成功有几个因素。2015年,当谷歌推出Google Photos时,恰逢其推出一项服务,将人工智能(AI)应用于存储在云端的数十亿张照片中。该公司还建立了许多用户可以信赖的东西,可以很好地照顾他们的形象。萨巴瓦尔说:“我们有这种疯狂的责任心,因为这些是人们最重要的记忆。”

或许比起最近几年的任何其他谷歌产品,Google Photos受益于该公司把一切都做对了。对于Google+所承载的服务来说,这感觉就像是个小小的奇迹。

从应用到Hangout再到Google Photos

硅谷封面|谁说谷歌没创新?它的这款APP四年用户做到10个亿

萨巴瓦尔在蒙特利尔长大,在滑铁卢大学获得了数学学位,最终搬到了悉尼。2008年夏天,当谷歌试图招聘他时,他的大部分职业生涯都是在初创公司度过的。最开始,在一家大公司工作的想法并没有对他产生影响:“我对自己说,这可能不是我想要去的地方。”

事实证明,谷歌拥有坚持不懈的精神,萨巴瓦尔最终于2009年1月加入了该公司。他参与了Google Apps(现在被称为G Suite)的开发工作,并帮助构建了许多谷歌第一批真正原生的iOS和安卓应用程序。在谷歌任职四年后,他转到了该公司当时认为最重要的项目:社交网络Google+。

起初,萨巴瓦尔负责Google+的视频通话功能Hangout。六个月后,他转向了该服务的照片共享功能。他们最近获得了令人印象深刻的AI植入升级,但萨巴瓦尔得出结论,他的首要责任是回答一个关乎存在的问题:确切地说,Google+Photos应该是什么?

他总结道,这将需要定义一个三管齐下的任务。他解释说:“我们需要为最终用户解决一个目前尚未解决的、显而易见的问题。”它必须是能发挥谷歌优势的东西,而且公司必须像对待底层技术一样认真对待用户体验。

以任何客观标准衡量,Google+的照片功能已经比Facebook的功能更流畅、更先进,Facebook自2010年以来始终在使用的照片功能,除了面部识别,充其量也只是平淡无奇。这不重要,如果你想分享照片的所有人都在其他社交网络上,那么哪怕最好的照片分享工具也没有多大意义。

萨巴瓦尔没有试图改进现有的照片共享方式,而是对另一项任务产生了兴趣,即简单地管理它们,不管你是否想让其他人看到。在智能手机时代,管理照片已经成为越来越难以应对的任务。他说:“我们过去常常使用24帧胶卷,最多拍24张照片。而现在,哪怕对着餐厅食物也不止要拍摄24张照片。”拥有大量图像集合的人需要在某个地方安全而私密地存储它们,他们也需要帮助找到最重要照片的工具。

凭借其在AI、搜索和云存储方面的核心竞争力,谷歌在争夺图片库方面处于有利地位。这项挑战也满足了萨巴瓦尔尚未解决的授权问题。Facebook自己的照片分享功能和Instagram都是以社交为核心的,苹果为iPhone、iPad和Mac提供的照片功能是私密的,但它们存在于该公司的“围墙花园”中。在当时,它们相对比较简朴。在雅虎,Flickr直到最近才开始从漫长的沉睡中醒来。

萨巴瓦尔对Google+Photos应该是什么的探索让他得出了一个明确的结论:它不应该是Google+的一部分。相反,他相信,Google Photos可以独立作为一款照片应用,首先是帮助人们保存、组织和享受自己的图片,其次是与他人分享这些图片。

硅谷封面|谁说谷歌没创新?它的这款APP四年用户做到10个亿图:Gallery Go是一种Google Photos Lite,适用于发展中国家市场流行的基础款

到那时,Google+创始主管维克・冈多特拉(Vic Gundotra)已经离开了公司。萨巴瓦尔与另外两位Google+领导者布拉德利・霍洛维茨(Bradley Horowitz)和戴夫・贝斯布里斯(Dave Besbris)一起完善了新的愿景。但当他向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陈述自己的理由时,关键时刻到来了。

当时,皮查伊只是公司的产品主管,而不是首席执行官。萨巴瓦尔在一次审查会议上介绍了他的计划之后,皮查伊表示:“的确,这是我们应该开发的产品。当然,他坚信机器学习和AI是谷歌的未来。他说,这就是我们需要涉足的领域。”萨巴瓦尔几年前就在Google Apps上首次与皮查伊合作。

萨巴瓦尔团队中的大多数谷歌员工都认为,放弃Google+这艘船是有意义的。其中包括大卫・利布(David Lieb),在他的初创公司Bump被谷歌收购之前,他已经推出了名为Flock的私人照片分享应用。利布现在担任Google Photos的产品主管,他说:“我们在社交分享领域看到的机会似乎不像是人们面临的真正问题,这更像是人们已经在做的事情的更好版本。”

并不是每个人都看到了新的方向。萨巴瓦尔表示,持怀疑态度的人认为,剥离Google Photos剥夺了Google+在与Facebook大战中的关键竞争优势。他说:“我们有很多人选择离开团队。但我非常相信‘这就是巴士要去的地方’这个想法。我需要你要么上车要么下车。”

萨巴瓦尔有一种不同寻常的自由度,可以在他认为合适的时候驾驶公共汽车。尽管他当时的头衔是Google Photos主管,并不是特别高级,但谷歌赋予了他横跨产品、设计和工程的项目的广泛责任。他说:“在我这个级别,涉足整个公司的业务,这是非常不寻常的。”通常情况下,如果产品和工程团队同时需要向某人汇报工作,那个人需要达到高级副总裁级别。

Google Photos可以随心所欲地重新利用为Google+构建的功能,这一事实起到了帮助作用。利布表示:“在此过程中,团队实际上开发了许多非常好的基础技术,这些技术也适用于私人照片管理,比如自动备份。”Google+还提供了Google Photos AI辅助搜索功能的基础,这些功能能够找到特定的人、地点和与“花园”或“飞机”等概念相关的照片,这让人感觉不可思议。

但谷歌不能就这样把Google+Photos变成独立的应用程序,然后匆匆把它赶出家门。萨巴瓦尔举例说:“如果我拍一张收据的照片,我不太可能在社交网络中使用它。但在画廊里,它是顶部的第一张照片,往往非常重要。”用户倾向于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像Google+这样的社交应用程序需要强大的互联网访问才能发挥作用。如果一个不稳定的连接阻止他们看到自己的图片库,他们就不会这么宽容了。

虽然解决细节需要时间,但萨巴瓦尔的团队成员相信他们知道用户会想要什么。最初负责iOS照片应用、现在是机器智能主管的莱斯利・伊克莫托(Leslie Ikemoto)说:“由于各种原因,我们中的很多人最终管理着我们全家的照片收藏,并对它们进行了备份。所以我认为,我们在某种程度上理解用户的痛苦。”但他们的愿望远远超出了基础功能的极限,他们相信今天的边缘案例会成为明天的主流必需品。

利布解释说:“我们决定,让我们去解决所有这些我们自己开始面临的问题,我们相信世界上其他地方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也会开始面临这些问题。”

硅谷封面|谁说谷歌没创新?它的这款APP四年用户做到10个亿图:Google Photos的智能助手旨在做很多控制照片的繁重工作

Google Photos的智能助手使用AI主动执行一系列任务,从创建拼贴画和迷你电影,到查找你可能想要删除的照片,它逐渐成为Google Photos的标志性功能。它起源于利布的幻想,即给用户感觉就像自己被克隆,并全职致力于照片管理。正如萨巴瓦尔记得利布曾问的那样:“如果我可以带着你,可以缩小你的体积,把你放进自己的手机里,那会怎么样?”

Google Photos团队没有为他们的创意所做的一件事就是制定一种商业模式,使之成为“摇钱树”。萨巴瓦尔指出了两个收入来源:用户可以为额外存储或打印相册支付费用。最重要的是,任何忠实的Google Photos用户都将被更深入地吸引到谷歌的生态系统中,这对公司本身来说是一个福音,有助于其推出Nest Home Max智能屏幕等产品。

然而,谷歌避开了一个可能会突然出现在许多人脑海中的盈利机会,这是谷歌需要做的事情:从照片中挖掘数据,让它显示有针对性的广告,或者以其他方式将用户货币化。考虑到该服务对隐私的强调,这是个特别敏感的话题。萨巴瓦尔强调称:“从一开始,我们绝对没有计划做任何与那些内容相关的广告,因为它们是非常私密和私人的时刻。”

硅谷封面|谁说谷歌没创新?它的这款APP四年用户做到10个亿图:Google Photos强调包括许多实用而重要的功能,比如防止图书库占用太多存储空间

时钟滴答作响

起初,谷歌希望在2014年底之前推出Google Photos,但例行公事般的时间表延误将目标推到了2015年初。萨巴瓦尔回忆称:“在董事会会议上进行广受好评的演示之后,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把我拉到一边说:‘我能提供什么帮助?’3月份的发布感觉非常可行。”

唯一的问题是,皮查伊对Google Photos的热情如此之高,以至于他想让它成为5月份谷歌IO开发者大会上的关键公告之一。这意味着将发布推迟几个月,这是一种延迟满足的行为,听起来让萨巴瓦尔无法忍受。他回忆道:“我说,不要这样做,在过去的九个月里,我疯狂地推动着这支团队前进。我们已经准备好发布,他们都想要发布。如果我推迟这个时间表,团队对我不满意。”

皮查伊毫不动摇,但他确实同意亲自为萨巴瓦尔的报告进行辩护。萨巴瓦尔说:“他走在了整个团队前面说:‘听着,你们构建的东西真的非常神奇。这是个很好的例子,使用机器学习为我们的最终用户解决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请相信我,我们将在IO大会上推出这款产品。在此之后,你们会感谢我的。’”

在5月28日谷歌的IO大会主题演讲中,萨巴瓦尔和利布出现在舞台上介绍Google Photos,他们自拍了自拍照,展示你可以利用这项服务做些什么。新闻报道和初期评论都很积极,有时甚至令人头晕目眩。谷歌的新产品并不总是如此,多家媒体称这款应用“神奇”、“辉煌”和“必不可少”。

更重要的是,消费者以该公司渴望的那种规模接受了Google Photos。在最初的五个月里,它的月度用户达到了1亿。在这款应用发布一周年纪念日,谷歌宣布用户人数已经达到了2亿人。一年后,这个数字变成了5亿。

谷歌一直在通过稳定的新功能来保持用户不断增长。其中许多涉及到分享照片,但比Facebook上的任何东西都更智能,更亲切。例如,合作伙伴帐户可以让你自动与知己分享显示特定人物的照片。萨巴瓦尔说:“我坐在这里,我的手机会嗡嗡作响,因为我的妻子在澳大利亚给我们的孩子拍了一张照片。”这是他唯一最喜欢的Google Photos功能。

下一款“超级应用”

在Google Photos发布四年后,令萨巴瓦尔感到自豪的是,其最初的愿景不仅受到消费者的欢迎。事实证明,它是一种让团队中的每个人都朝着同一个方向前进的持久方式。萨巴瓦尔重复他在2015年IO主题演讲中背诵的咒语说:“如果你走过Google Photos大楼,你会说:‘嘿,我们做什么?’每个人都会对你说:‘我们是你所有照片的家,组织起来,让它们活起来,这样你就可以保存和分享重要的东西。’”他补充道,任务的明确性“有助于我们做出决定。它帮助我们打破联系”。

在Google Photos案例中的有效性,也为萨巴瓦尔的职业生涯提供了支持。在山景城的Googleplex工作了五年后,他回到了悉尼,现在他在那里管理Chrome和Chrome OS。他还花了18个月的时间监督Google Fi和Duo等通信产品。尽管Google Photos仍在他的职权管辖范围内,但他已经将日常监督交给了总经理西姆莉特・本-雅尔(Shimrit Ben-Yair)。本-雅尔是一名在谷歌工作了10年的老将,他过去曾参与YouTube和其他项目。

本-雅尔、利布以及其他负责Google Photos的人仍然有一个很长的待办事项清单。利布说:“当我们刚开始做这个的时候,我和其他人开始写下Google Photos的规范。事实证明,它就像一份50页的文件,所有我们想要构建的东西。现在我们在这里,在发布四年后,我们仍然在完成第一份清单上的某些东西。而且在这一过程中,我们已经将所需功能的列表增加了一倍或两倍。”

然而,Google Photos团队最直接的新闻并不是关于这款应用的升级。在名为“谷歌为尼日利亚服务”的活动上,该公司宣布推出Gallery Go,这是为Android Go设计的精简版兄弟产品,Android Go是为发展中市场的消费者设计的。

与Android Go本身一样,Gallery Go经过精心设计,可以在可能无法访问高速数据的低成本手机上顺利运行。它省略了高级智能助手功能,更倾向于专注于照片查看、必要的编辑工具和自动增强功能。谷歌机器智能主管莱斯利・伊克莫托(Leslie Ikemoto)说:“你必须认真考虑内存以及如何管理网络使用等所有这些事情。从工程学的角度来看,这是超级有趣的。”

当然,这款新应用的最终目标是实现更大的增长。萨巴瓦尔说:“我们已经跨越了这个真正关键的里程碑,每月有10亿用户,Gallery Go是我们对下一个10亿用户的尝试。”萨巴瓦尔承认,人们保存和分享照片的愿望是普遍的。即使现在它需要两个应用程序来表达它,Google Photos的创始愿景还远没有达到极限。(金鹿)

「硅谷封面」系列是为科技圈大咖访谈、重磅研究报告和大公司深度调查等汇总的栏目,旨在为科技资讯爱好者提供最有思想深度的优质好文。

本文网址:http://kzhubo.com/jksp/685267.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食品商务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食品商务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