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商务网 > 进口食品 > 共享单车回收成本高企,每辆7元比卖价还高,运输司机月入2万

共享单车回收成本高企,每辆7元比卖价还高,运输司机月入2万

甘肃省白银市 2020-02-29 09:39:05

导读:本文是由甘肃省白银市网友投稿,经过编辑发布关于"共享单车回收成本高企,每辆7元比卖价还高,运输司机月入2万"的内容介绍。

共享单车再次登上热搜。8月2日,“ofo小黄车被以5元一辆的价格回收”的话题,引发人们对共享单车运维、回收的讨论。精细化运营的下半场,这也成为各大城市在共享单车管理中关注的重点问题。今年上半年,深圳、北京、成都、郑州、广州等城市相继公布共享单车企业考核“成绩单”,伴随着减量、禁投、规范运营等,越来越多的城市公布明确的运维标准。

尽管小黄车的“贱卖”,但南都记者调查发现,共享单车每辆车的回收成本并不低,每辆车的回收单价或超过5元。比如,东莞城乡回收价格已达到7元/辆,运输司机月入超过2万。

共享单车回收成本高企,每辆7元比卖价还高,运输司机月入2万

多个城市公布最新一轮共享单车考核情况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2018年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全行业累计投放单车约200万辆,覆盖城市33个,2017年大幅增长至2300万辆、200个城市,涨幅分别达11.5倍和6倍,市场趋于饱和。

为科学调控共享单车规模总量,指导督促企业落实主体责任,实现共享单车市场从“量”向“质”转变,截至目前,全国多个城市相继结合道路资源、公众出行需求、城市停放空间等要素评估、公布了共享单车运营考核情况。

南都记者梳理各地交管等部门发布的数据和相关报道注意到,目前摩拜、青桔、哈啰单车已经成市场主要的单车品牌,城市对单车数量的调减多与企业服务质量考核结果挂钩,但各品牌在不同城市的表现不同。

如郑州市城管局7月上旬通报的二季度共享单车运营服务管理情况显示,综合成绩由高到低依次是青桔、摩拜、哈啰,排名末位的哈啰需核减5000辆单车;武汉7月初发布的第二轮共享单车总量调减计划显示,摩拜、哈啰分别排名第一、二位,ofo小黄车综合得分垫底;而在厦门,青桔单车作为新入驻企业排名第一。依据部分城市的规定,评价较低的单车企业往往会给予较少的单车配额。

一轮轮的共享单车的调减伴随评估结果而来。南都记者对比了不同城市公开的最高峰时期单车总数量和最新投放控制量发现,厦门单车消减了14万辆,武汉消减了72万辆,广州一季度消减了60万辆,郑州消减了27万辆,上海消减了80万辆,深圳截至今年4月的一年内减少共27.46万辆,加上北京上半年清理的38.81万辆,初步测算上述7城至少共消减了320万辆单车

调减任务执行不到位 “僵尸车”清理不彻底

经历了“野蛮生长”和各城市“限制投放”期后,共享单车行业“下半场”将如何展开备受关注,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单车容量控制不断趋严,单车投放过量问题仍有“卷土重来”之势。

北京市交通委员会7月31日发布的《关于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行业2019年上半年运营管理监督情况的公示》(以下简称“公示”)提到,截至6月30日,北京各区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管理部门对严重影响市容环境和交通秩序、运营企业未及时自清理的38.81万辆互联网租赁自行车,采取了集中清理与存放措施。7月底广州市交通运输部门约谈摩拜、哈啰和青桔单车的相关负责人,要求相关企业限期整改,在完成整改前暂停新增投放共享单车。

依据公示,2019年上半年北京全市日均骑行量为160.4万次,周转率为1.1次/辆,低于深圳6月份公示的车辆日均周转率1.8次,均位于较低水平;“各运营企业在车辆整齐码放、规范停放和车辆淤积及时调度等指标上普遍得分不高。尽管各运营企业已建立用户信用积分制度,并向用户推送文明停放的提示,但相关惩戒措施未落实到位。”

对于上述现状背后的原因,郑州市城管局则在最新一次的通报中列举了四大突出问题:首先是重点区域运维能力不足,单车企业对地铁口、高铁站、火车站、医院、学校等重点区域高峰时段的运维管理不到位,乱停乱放、车辆积压、挤占公共道路等现象严重;其次,企业对破损单车清运、回收不及时,造成部分破损单车闲置积压在道路旁,遗弃在绿化带、沟渠中;第三是违规投放电动自行车占压市政道路、破坏市容环境,扰乱交通秩序;四是各企业APP禁停区设置落实不到位。

南都记者注意到,存量未能得到妥善运营、监管和维护,新增车辆仍在不断涌入,调减任务执行不到位,“僵尸车”清理不彻底,也成为武汉、广州、成都、北京等多地共同面临的问题。哈啰出行方面曾回应南都记者,针对政府部门提出的问题,哈啰出行将配合相关监管部门的管理,积极调整,加大路面巡查的力度,优化单车投放和调度,引导用户在指定区域内骑行和停放,并匹配相应的奖惩措施,进一步提升精细化运营管理水平。

货车司机回收共享单车月入超2万 单车回收成本高

疯狂投放之后和一系列“调控”措施之后,集体“瘦身”的共享单车企业不得不直面废旧车辆回收问题,不少城市也明确提出,运营企业需对车辆进行及时清运、回收,这也是造成运营成本高企,今年纷纷涨价的原因。

南都记者此前报道,为提高营收,摩拜单车已开始第二轮涨价,广州地区30分钟内由1元升至1.5元(起步价),超过30分钟的时长费为1元/每30分钟;上海骑行15分钟以内收费由1元提升至1.5元,超出15分钟,每15分钟收0.5元的时长费不变;深圳地区将起步价调整为1.5元,时长费则变为骑行超出30分钟,每30分钟1元,与广州一致。也就是说,广州骑行1小时需花2.5元、上海3元、深圳2.5元。

共享单车回收成本高企,每辆7元比卖价还高,运输司机月入2万

南都此前的调查

提价或将难以覆盖高额成本。南都记者此前以深圳为例进行测算,按照《深圳市互联网租赁自形成行业发展评估报告》公布的数据,摩拜单车的损坏率是11.55%、失联率11.9%。车辆损坏导致的成本约4600万,失联的单车损失预计4700万。在运维人员工资支出方面,按照单车总数的5‰配置运维人员的规定,以每月7500元工资计算,一年需支出9000多万。仅上述运维成本已接近2亿元,尚不包含调度、零件更换等不可控的费用。

车辆调度、回收的费用并不低。共享单车企业多将该项业务外包至第三方运输公司,一家与摩拜合作多年的运输公司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记者,深圳市内,普通的单车投放,也即将次要运营区的车辆摆放至主运营区,运送一辆单车需2-3元。单车回收需要搜寻共享单车,价格则稍高。

东莞的运营的成本更高。该工作人员称,东莞目前正在进行城乡回收,货车司机回收一辆车可赚7元。他还算了一笔账,如果是4.2米的厢式货车,每车可装50多辆单车,每天收120台左右,一天就可赚1000多元,去除油费后月收入可超过2万。

上述工作人员还告诉南都记者,城乡回收是东莞所特有的现象。目前,深圳的业务基本稳定,每个区都设置了仓库,运输范围10-20公里。他还提到,摩拜单车在美团收购前曾有些波动,收购后业务反而更加集中。

“成本就是这么高呀,要不运营起来怎么会这么费劲。”对于运营成本,该名工作人员表示,除了日常的车辆投放,共享单车企业平时回收坏车后运送仓库维修,或对电池充电,然后再投放至运营区域,每天循环,运营成本自然不低。

此外,南都记者查阅招聘网站发现,哈啰单车也在招聘自带货车司机,工资显示为8000-15000元/月。由此看来,ofo小黄车回收价仅5元,回收成本也是一项高支出,这大概是共享单车无人回收的原因所在。

采写:南都记者 黄培 傅晓羚

本文网址:http://kzhubo.com/jksp/682054.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食品商务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食品商务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